孙集村:新农村建设的领头雁

2019-11-20 02:34栏目:历史风云
TAG:

1999年,31岁的王传喜当选代村党支部书记。20年来,他一心扑在乡村建设上。在王传喜办公室的柜子里,码得整整齐齐的190多本工作笔记,记录着他20年来带领代村走过的点点滴滴。20年时间,代村从一个负债386万元的后进村,变成各业总产值28亿元、村民人均收入6.8万元的先进村。

图片 1

王传喜

秦州区平南镇孙集村2006年3月启动新农村建设以来,村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年孙集村又投资1500多万元,建设小康农宅60套,2012年底全村工农业生产总值超过了1000万,人均纯收入超过了5000元,孙集村成了全区新农村建设的领头雁。

代村地处山东兰陵县城西南城乡接合部,20年前还是个负债386万元的村子。王传喜临危受命,以他为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的两委班子上任后,定下了强村富民的目标。

孙集村是全区最早启动新农村建设的村庄之一。2006年市政协委员,天水市方大建材有限公司总经理秦小明给拆迁建设住宅的每户农户捐助1.5万元,建成小康农宅40套,捐资232万元,配套建设了300平米的综合办公大楼,占地2100平方米的文化广场,硬化了通村道路9.14公里。捐资146万元新建孙集小学一所。

如今的代村,现代化农业、文化旅游业、商贸物流产业、文化教育产业红红火火。2018年,各业总产值达到28亿元、纯收入1.2亿元、村民人均收入6.8万元,家家户户都住上了小康楼,老年人免费住进老年公寓,不用进城就可享受二甲医院的医疗条件。

正在建设中的三期工程户均面积145平米,分上下两层,配套建设了上下水,卫生间,厨房,车库。经过三个月的建设,小康住宅的主体已经完工。

今年51岁的王传喜,还想用十年时间再开创一批新产业。即将到来的国庆假期又是他最忙的时候,他还会像往常一样在工作中为祖国祝福。

图片 2

他的青春

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在对房子进行外粉、挂瓦。

村庄二十年变迁旧貌换新颜

下一步对院子、道路进行硬化,整个工程估计十月底完工”。施工队队长陈江田说。

两三年还清旧债新账

孙集村党支部书记孙永合给记者说,村上在建设过程中,多次征求了村民的意见和建议,确立了“规划编制先行,基础设施紧跟,劳务产业富民,农业产业兴村”的发展思路,新建的小康农宅受到了广大村民的认可。

1999年,代村党支部换届选举中,全体党员一致推选31岁的王传喜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下海经商见过世面、业有所成独当一面、敢于担当”,多年后,代村的老党员这样解释推选王传喜的原因。就这样,王传喜决定放弃在县城建筑企业当项目经理的工作,回到代村。

原先住在北坡上的村民赵向东,听说村上要集体建设新农村,就早早登记了一套。“小康农宅一平米1200元,花上20万买一套既省事又整齐,比自己盖房划算多了”。 赵向东告诉记者,“自己盖房得花上两年时间,现在这两年时间自己可以出去打工挣钱,新农村整体规划,统一建设,通了上下水,装了路灯,房前屋后都有花园,等一交工就能入住。”

新官还得理旧账,王传喜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梳理村集体账目,“这些债务中有多年修修补补花掉的钱,有平时积年累月的消耗,有没缴清的水费、电费,还有一些‘浪费’,甚至也有虚账。”

图片 3

经过梳理、清查,代村欠下的外债总额达到了386万元。

新农村建设的二十字方针当中,生产发展是重中之重。平南镇和孙集村委托城乡规划设计院完成了《平南镇孙集村新农村建设总体规划》及《平南镇孙集村产业规划》,为今后发展确定了目标和方向。

王传喜知道村里欠了很多钱,但没想到欠了这么多,“在当时来看,简直是天文数字。”村里因欠下的各项债务还不上被起诉,王传喜上任两天就接到了法院的传票。此后,他作为被告,先后出庭126次。

平南镇党委书记魏毅对记者说,“孙集村正在筹建一个农业观光型的设施农业,通过设施观光农业的发展,把村民留在家门口挣钱,增加我们村民的收入”。

这么大笔的债务,怎么还?对此,王传喜说,“办法总比困难多。”欠下的债务再困难也得还,要讲诚信,但同时他也立下了规矩,拖欠了村集体的钱要交,强占了村集体的财产要退。

他跟债主协商,欠款一下子没办法还清的,分期还、借钱还。同时,他带着年轻的村委委员们,着手盘活村集体资产,逐步发展经济。只用了一两年的时间,村里就把386万元的旧债化解,用了两三年的时间,新借的钱也全部还清了。

重压之下背水一战

王传喜上任半年后,带着新的两委班子搞调研发现,最集中、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土地。由于历史遗留问题,代村11个村民小组中,有的村民小组人均耕地两三亩,而有的村民小组人均耕地只有两三分,相差近十倍,“最突出的问题是人地不均,分布零散,乱搭乱建,低效种植,一些水利设施也都被破坏了。”

面对这种情况,2000年,王传喜带着村干部制定了土地调整方案,将土地划分成优等田和劣等田两个等级,所有村民抓阄分地,每户一块优等田、一块劣等田。村干部们在田里打下的界桩,没两天就被拔掉了。没了界桩,王传喜带人再打,前后打了三次。

调整土地的方案是有了,但执行起来并不容易,人均两三亩的村民小组更是极力阻挠。有的村民满腹牢骚找上门,连王传喜正在上学的孩子也遭到了恐吓。

王传喜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他说:“我也很彷徨,很纠结,村委干部也都动摇了,这个事到底还做不做,我爱人也劝阻过我。但我没有退路了,这个事如果没做成,代村还会继续乱下去,而且比之前更乱,那就全盘皆输了,我只能背水一战。”

王传喜带着党员干部分头给村民们做工作,“给大家讲事实,摆道理,党员带头吃住都在地里,做群众的思想工作。当时大旱,我们就去送水、搞服务,用了十几天时间,总算把大家都说服了。”土地调整从调研到落实,王传喜用了半年时间圆满完成。他说,这件事给他和两委班子都树立了信心,“有困难不怕,可以想办法,这也让我们在群众中树立了威信,有了群众基础。”

调整土地只是解了近忧,王传喜对代村还有更长远的规划。当时,他为代村制定了“实施旧村改造升级,逐步实现居民楼房化,土地经营集约化,农业发展产业化”的发展思路,土地调整完后返租倒包,村集体再把村民的一部分土地租回来,开展规模化种植、养殖,发展加工、商贸。

2005年开始改革新模式,根据国家政策法规,结合实际,代村采用有偿流转的方法,把土地统一流转到村委,再根据地形、土质、旱涝、交通等条件进行合理规划,配型种植,发展出花卉区、蔬菜区、高效农业示范区、养殖区、农业观光旅游区和商业营销网络“五区一网”的现代农业种植模式。而把土地流转出去的村民,不仅土地权益和收益有了保障,还可以参与集体企业的分红,同时,村民劳动力也从地里解放出来,可以自由选择经商、上班或者外出务工。

强村富民发展产业

2006年,王传喜开始旧村改造,拆除村里的老低破旧房子。直到2015年,他用十年时间建成了2000多套居民楼房,170多幢连排别墅,让代村1200多户3600多名村民都住上了楼房。但刚开始,村里一些人并不支持旧村改造,王传喜花了两三年的工夫才让大家转变观念。“中老年人的生活习惯不好改变,他们住惯了有院子可以种树、养猪养鸭的平房。我们先建起示范区,让大家看到住楼房安全、干净、卫生,环境和配套设施也好,有水电暖气、有线电视和无线网络,这样一来,老人们也愿意住进楼房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云顶4008网址发布于历史风云,转载请注明出处:孙集村:新农村建设的领头雁